而這只是小兒科,配資公司給信托公司打1000萬保證金,然後從客戶手裏收1200

最新提问 3月 17 分类:吐槽 | 用户: 叔岳

本文主旨: 软件, 股票, 金融, 恒生电子, homs

而這只是小兒科,配資公司給信托公司打1000萬保證金,然後從客戶手裏收1200-1800萬;這筆錢很快就可以回籠,然後再向信托公司批一輪資金出來,這樣一年可以周轉十幾次,保守點也有6-8次。於是哪怕留足了足夠的備付金,年初投入的1000萬本錢,到年底可以做6-8倍利潤,厲害不。哪個行業敢和配資比盈利能力?

有一些疑義。假設配資公司A出資1000萬保證金,從信托公司B以1:3的杠桿獲得一個擁有4000萬資金的賬戶,也就是說配資公司現在擁有4000萬的配資額度,接著配資公司以1:5的杠桿從散戶CDE等手中得到800萬的保證金,這時候,從信托公司B處獲得的賬戶現在可操作的資金是為4800萬,這裏註意,這4800萬的交易權在CDE等散戶手中,而配資公司A只有平倉權,也就是說配資公司A獲得的收益僅僅是配資所得的利息差收入,同時這個時候賬戶中已經不是錢,而是股票,不知道您說的回籠資金是通過什麽方式的、如何回籠。如此,不算散戶平倉加倉中的時間損耗,配資公司獲得利息收入4000萬*24%=960萬,支付利息3000萬*9%=270萬,毛利潤690萬,毛利率69%。毛利率70%應該不算很高,算上人工、銷售、軟件、管理等的成本,以及承擔的政策風險,應該說還是相對中肯的。

還有,配資公司的風險也不一定是可控的。比如,散戶所買股票到了配資公司的平倉線,必須平倉,散戶出局;然而股票跌停,配資公司無法出手,接著持續下跌,直到信托公司平倉線,配資公司出局。也就是說,這裏的配資公司沒有想得那麽強大,也是在政策的縫隙吃飯。

當然,個人一點見解,如有不當,望不吝賜教。

2 个回答

最新回答 3月 17 用户: 吴笛(pimgeek)
【配资就是显而易见的高风险,而且前所未有的疯狂,民间配资中1:10的杠杆并不算高。……监管机构说,不能太疯了,要出事,要管管。我从业人员,利益相关我觉得不该管。那么问题来了,你觉得该不该管?】

讲别的道理都是绕开问题核心 问题核心是 无论多么高风险的金融产品 直接面对客户的销售人员恐怕不会首先突出其风险面 而是首先突出其利益面。对于从业人员而言【显而易见的高风险】在许多无经验客户而言【销售人员的热情和花言巧语】并没有预示着风险 反而助长了他们无知无畏的冲动。【从业人员真的有自信 就明白地告诉客户 买这个等于玩命 而别扭扭捏捏地在产品说明书中说 这个法规是如何如何 那个细节概不负责】我猜这是做不到的 而且有些从业人员甚至会拿不靠谱的【理性人假设】来搪塞。

正因为销售环节存在这种明显的猫腻(绕过客户的理性思维 直接对他们的感性冲动煽风点火) 所以即使从业人员可以看客户的笑话 监管部门也一定要出手。
最新回答 3月 17 用户: 涂鸦
這事怎麽說呢。舉個例子,可能不恰當。

鴉片是可以治病的。

智商高,自制力強的人用用沒什麽,出不了什麽大事。

但大部分智商一般的人用用成癮可就要命了。

我知道你們都在說一個願買一個願賣。

還是那句話,當年抽鴉片也是一個願買一個願賣,為什麽大家都覺得這事不對呢?

說白了聰明人更容易保持理性,懂得把控風險,而普通人更容易在關鍵的時刻聽從自己骨子裏的本性,變得獸性而不及後果。

我是覺得,

國家之所以叫國家,

資本主義也好,社會主義也好,之所以比封建制度或農奴制度要優越,

主要體現在,聰明的人可以做聰明的事,但是不能過度利用普通人骨子裏就有的貪,色,欲。至於一個聰明的人被更聰明的人騙,那是另外一回事了。

相关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