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完全同意你對股價波動的觀點。信息反映於當下的股價中,這也是市場有效性的基礎理論

最新提问 3月 16 分类:吐槽 | 用户: YanZzzz

本文主旨: 工商局, 美股

我完全同意你對股價波動的觀點。
信息反映於當下的股價中,這也是市場有效性的基礎理論,這也是我回復你的第一段裏說的。
FASB關於loss contingency的規定在我看來是會計中對上市公司信息透明度的要求,是造成股價波動的眾多信息的其中一種。
至於你說的政治風險則從一開始就沒有脫離過股價而存在,無論是什麽國家的什麽公司,這也是風險管理中非常重要的一個因素。
但是阿裏巴巴這次事件,和你所說的“政治風險”在我看來並無太大瓜葛,因為我覺得政治風險是長期的,環境式存在的,而並不是事件型出現的。
比如東歐的戰爭危機,雖然是由某些事件作為導火索而產生之後對於整體政治體制和氛圍發生的影響,但這種影響是長期的,是環境式的,可以稱之為“政治風險“,也自然對股價產生了巨大影響;但是阿裏這次事件,如果最後並沒有出現訴訟或者實際懲罰,那就像上課開小差老師只是點名批評了你,你學習成績好還是能當班長;但是如果由此國家出臺一系列新的規定(例如賣假貨的公司吊銷執照之類的)並對阿裏作出懲罰,那麽就是政治層面上出現了變動,好比老師告訴全班學習成績再好上課不聽課就剝奪當班長的權利;自然而然投資者就會非常嚴肅的看待這個事件了。
你說的確實沒錯,每一次都能提前判斷對結果的人自然是穩賺不賠的,但在我看來這樣的人只有兩種:神和inside trader。
所以我自己的觀點一直是找準行業和有前途的公司做長線投資而並不是就某次事件而進行短線操作。
至於我說的“投資”“投機”,只是不少人的一種比較簡單粗暴的定義,界定於這次投入所持續的時間區間,目的是某次事件的結果或是公司的長遠未來。
也許是因為我個人不是很傾向Timing Market的這種投資行為而較為武斷的一種看法吧。

2 个回答

最新回答 3月 16 用户: 大瞳小异
對,我覺得我倆正在說倆不同的事兒。你說的很多我都認同。我僅僅是對於政治風險是否能被factor而展開討論。而你的回答更多是和原題相關。其實我對原題並沒有很多興趣。
另外,政治風險從risk premium來看,是長期的。但是,如果從一件事來看,也是可以被factor的。原因是,在中國這種transition economy, 市場機制缺乏,但是政治對市場的影響是壓倒性的(可見Morck, Yeung and Yu, 2000, Journal of financial economics). 從你一開始說的fundamental來講,政治事件是會影響fundamental的。因為中國這市場基本還是政府說了算。這也是對之前有網友說“只要基本面沒變,會回來”。現在的問題就是,到底兩家掐架,會不會影響到BABA的基本面。
至於我說的每次都能猜中的意思是,這就是為什麽政治事件和未決訴訟會被factor的原因。因為總會有人猜對。這會改變股價。
抱歉,我可能沒有回答你的問題 (來搗亂了,呵呵),我完全是就其中一點展開討論的。
最新回答 3月 16 用户: YanZzzz
你說的非常對,我完全同意這次工商局的出文對阿裏巴巴股價的下跌的確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
建立在市場semi-strong efficiency的基礎上(這是我比較傾向的一種理論),嚴格意義來說任何的信息都會使股價產生短期內的變動,比如你所說的陷入訴訟這種情況。
我的意思是,從長遠角度看待而言,即便短期內股價因訴訟、負面新聞等不利消息而產生的下降,只要最終的結果並沒有影響到公司未來的重要財務數據,股價依然會回到相對合理的位置,即回復裏有人說的“只要基本面不壞,股價依然會回來”的意思。
你的觀點並沒有錯,只是可能我表達的不是很清楚吧。
多謝你的建議 :)

相关问题